你好,欢迎来到纯珍 登录】【注册 网站导航 帮助中心
热词:珠宝、  结婚、  翡翠

曾安听:石刻中的美好时光

2015-06-14来源于:北京商报    作者:少韵


曾安听在制作石刻 

用一块小小的石头,刻出一份永久保存的美好。曾安听正在试图将一门从传统石雕中演变而来的现代创新石刻艺术发扬光大。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一块经过数十万次敲击而成的石刻艺术品,将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收藏之一。

令人惊奇的石刻艺术

在潘家园旧货市场一家并不算大的门店外,摆放出的展品吸引着几乎每一个过往人们的视线。这些展品由一块块造型精致的石头为载体,刻着一张张足以“以假乱真”的图像。乍一看这些图像仿佛是直接将照片印在石头上而成,但是,当店内的工作人员告知这是用手工一点点刻在石头上时,再次审视面前的石刻艺术品,会觉得十分神奇。这,就是石刻艺术。

“99%之前没看过石刻艺术的人都以为是用电子科技手段做上去的。因为看起来太精致了,有时候解释人们都不信,只有经过现场演示才行。”已经从事将近20年石刻艺术的曾安听不无自豪地表示。

严格说起来,曾安听的石刻艺术从发明到现在只有40多年的历史,“我现在用的石刻技术其实是传统石雕中演变而来的,算是与现代美术相结合的一种现代创新石刻艺术,也是石雕中最精细、最费时间的一种手工技艺”。

据曾安听介绍,目前市场上卖的石刻艺术品可以分为五种,一种是纯激光制成,一种是激光加手工的,一种是纯电动的,一种是电动加手工的,而最费功夫、技术含量最高的就是目前曾安听所展出的纯手工雕刻的。“激光做的只能算是商品,电动加纯手工的算是工艺品。”纯手工雕刻的精品才算是艺术品。

学习半年出师自学

只要一谈起石刻艺术的学习过程,“发自内心喜欢”之类的词语一直被曾安听反复提及。“我一见到这个手艺,心里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不过曾安听的很多技术都是自己琢磨而成,跟师傅学了五个月左右的时间,曾安听就出师自己研究石刻的技巧。当然自学也代表着要花上更多的精力与时间反复练习,“那个时候我每天都要练习十几个小时”。曾安听如是说。

曾安听介绍,石刻艺术非常考验技术与悟性,首先要从基本功练起,要将一块黑色的石头通过均匀地打点,最后打成一块纯白色的。等第一步熟练之后,再慢慢开始练习将白到暗,形成不同的颜色,其中从白到暗的地方要颜色均匀,过度要柔和。“光第一步打均匀最起码就要一年多的练习时间,有的学得慢的要三年。这对用力十分讲究,根据雕刻花纹的疏密,要有轻有重,也没有能参考的标准,所以基本就是靠感觉。”

石刻艺术中,最难的就是刻肖像。曾安听拜师时就被规定,刚开始要刻动物、山水、花草。三年之后才能练人物的相片,因为相片是最难刻的,尤其五官最为困难,只要五官出一点儿错,这幅作品就废了。

纯手工市场仅此一家

据曾安听表示,石刻艺术生意最火爆的时间是在上世纪90年代。当时他的师傅在福建开了专卖石刻艺术品的首家店,生意很好。后来徒弟慢慢会了之后,也开出了不少门店,但因为要竞争市场,所以互相之间就把价格越压越低,雕刻的作品越来越差,反而阻碍了市场的发展,这也使得石刻品市场开始逐渐萎缩。再加上如今学这门手艺的人也慢慢变少,所以现在卖石刻艺术品可谓凤毛麟角。“我师傅当时带了100多个徒弟,现在干这行最多只有5个,大多都是用激光制作。现在纯手工雕刻的就我一个人了。”曾安听有些遗憾地表示。

石刻艺术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面积小的作品需要一天时间,如果大一些可能要花20多天。所以石刻艺术品的价格并不算低。“小东西的话要450元起,其实本身的成本不是太高,主要卖的就是手工费。”现在来购买的顾客基本属于看到展品觉得好、有意义、有收藏价值就直接定做的,这种石刻艺术品很多人现场看到会感到很惊讶,但在网上或者电视上看都会不太相信是手工制作。之前都是外国人购买居多,近几年慢慢中国人也开始购买了,一般定做都是当礼物送朋友,还有雕刻一些结婚照、全家福。像北京人,有很多喜欢收藏毛主席像,所以也做过不少。

“石刻艺术品是可以永久保存的,技艺也很独特,所以做礼品很有新意。只不过我刚来北京不久,对市场也不熟悉,以后希望能得到一些政府的支持。”曾安听微笑地说。

“10年想收100个徒弟”

其实曾安听到北京并不久,之前在上海创作了一幅大作。“做完之后就想来北京传承这门手艺,我现在心里目标就是10年收100个徒弟,传承这门手艺是我人生第二大心愿。”

曾安听从二十几岁开始学习,因为钟爱这门艺术所以坚持到了现在,“一块东西要雕很长时间,价格本身就偏高,做不好人家看不上,所以对手艺人的手艺要求相当之高”。

“做石刻艺术要有相当高的耐心和细心,胳膊还得有劲。”曾安听如今平时每天都要雕8个小时以上。“石刻这门手艺年纪一大就做不动了,我可能最多再做10年,做一个作品动辄就要敲几十万次,时间长了都会得颈椎病。”

“我带过13个徒弟,现在从事这行业的只剩下四五个,大多数都是坐不住,慢慢就不做了。”谈到目标,曾安听表示,“首先要尽快成立一个大工作室。要不徒弟都没地方练习”。

“我现在教课一般定三年,徒弟主要在18-26岁左右。做出作品有成就感,觉得快乐最重要。真正教也没有太系统的东西,必须靠行动。”

代表作品

《上海外滩百年巨变》

这是花费了曾安听四年多的精力和时间完成的作品。

这幅作品总长67.2米,高3米,是根据三个不同年代的上海外滩摄影作品进行创作,在黑色优质花岗岩的平面上经纯手工精雕细刻而成,三幅作品选择了1899、1928、2008三个年份的照片,构成了110年前到80多年前,再到现在的上海外滩和黄浦江两岸的真实历史风貌,百年巨变的美丽风景线。 有一位上海领导把它比做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这也完成了曾安听在上海10年期间的人生第一个心愿。为上海留下这么一幅作品,总共花费四年多时间,由曾安听带领10个徒弟完成。如果不带领徒弟,曾安听一人可能要雕50年。这幅作品当时也把曾安听100多万元的积蓄全部花光,展出时展出了两幅,壮观的画面和精湛的技艺当时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

这幅大作品背后还有一个小花絮,在2003年到2006年已经完成了13米多的小样作品。在2006年,已经有一些积蓄的曾安听曾在三个选择之间徘徊:移民新加坡、买房子、雕刻大型作品。考虑半年之后他还是决定雕刻这幅大型作品,目前这幅作品由曾安听自己保管,他表示,如果上海政府有合适的地方存放、展示,他愿意无偿将《上海外滩百年巨变》捐赠。